黄健翔在凯泽斯劳滕发飙

2006-06-28 18:45:22 作者:未知 来源:新浪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新浪体育讯 北京时间6月27日凌晨,意大利在世界杯1/8决赛中凭借临近终场前的点球1-0淘汰澳大利亚,进入八强。随着最后时刻左后卫格罗索在禁区内赢得点球机会,央视著名解说员黄健翔奉献了极具激情也颇具争议的解说。

  从意大利赢得点球到托蒂射入击败对手,黄健翔用高亢而近乎嘶哑的嗓音对意大利队和制造点球的左后卫格罗索进行了高度评价。他生动地将格罗索的这次突破称为三位伟大左后卫的“灵魂附体”,并在获胜之后高呼“马尔蒂尼生日快乐”!

  赛后接受央视连线采访时他本人他也表示,自己激动得并不记得在那一分钟内自己具体说了些什么。尽管目前网友对黄健翔的此次激情演绎存有一定争议,但和96年欧洲杯决赛深夜那激动人心的解说一样,黄健翔今晚的解说无疑将又一次成为中国电视足球转播史上又一次经典。

  以下为黄健翔终场前解说词实录 ,点击收听音频

  ——亚昆塔,唉!点球!点球!点球!格罗索立功了,格罗索立功了!不要给澳大利亚人任何的机会。

  ——伟大的意大利的左后卫!他继承了意大利的光荣的传统。法切蒂、卡布里尼、马尔蒂尼在这一刻灵魂附体!格罗索一个人他代表了意大利足球悠久的历史和传统,在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不是一个人!

  ——托蒂,托蒂面对这个点球。他面对的是全世界意大利球迷的目光和期待。

  ——施瓦泽曾经在世界杯预选赛的附加赛中扑出过两个点球,托蒂肯定深知这一点,他还能够微笑着面对他面前的这个人吗?10秒钟以后他会是怎样的表情?

  ——球进啦!比赛结束了!意大利队获得了胜利,淘汰了澳大利亚队。他们没有再一次倒在希丁克的球队面前,伟大的意大利!伟大的意大利的左后卫!马尔蒂尼今天生日快乐!意大利万岁!

  ——这个点球是一个绝对理论上的决杀。绝对的死角,意大利队进入了八强!

  ——胜利属于意大利,属于格罗索,属于卡纳瓦罗,属于赞布罗塔,属于布冯,属于马尔蒂尼,属于所有热爱意大利足球的人!

  ——澳大利亚队也许会后悔的,希丁克,他在下半场多打一人的情况下他打得太保守、太沉稳了,他失去了自己的勇气,面对意大利悠久的历史和传统,他没有再拿出小组赛那样猛扑猛打的作风,他终于自食其果。他们该回家了,他们不用回遥远的澳大利亚,他们大多数都在欧洲生活,再见!

黄健翔解析激动缘由:我不希望澳大利亚取得好成绩  

  在与央视后方主持人张斌的连线中,黄健翔形容了自己当时的情况:“当时我从评论席的位置看,格罗索突破的地方我看得很清楚,他非常冷静的这种传带和突破,很明显是一个非常清楚的点球,这是毫无争议的一个判罚。当裁判员的手势指向罚球点的时候,我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我的手不知道在拍打着什么地方,大概把评论席的桌子几乎要打破了。至于我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根本不知道。我需要重新看这场比赛的录像,我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

  在一场两支国外球队之间的1/8决赛中,黄健翔为何会迸发如此巨大的激情?他解释了自己的心情,原来这与1981年中国国家队被新西兰挡在世界杯门外有关。“在那一刻,是这样的,我们都是同龄人,还记得1981我们中国的世界杯预选赛是被怎样的一个烂队挡在了西班牙的世界杯的门外了吗?就是一个跟澳大利亚这样类似的队伍,全都是在英国踢球、生活的,拿了新西兰护照的人。这是我们儿时的一个心病、一个痛,我永远都忘不了容志行他们的球队,在新加坡1:2输给新西兰队之后,我的心情。2009年澳大利亚就像当年的新西兰一样,一样的一支队伍将和我们中国队和我们亚洲的球队争夺世界杯的预选赛。”

  作为多年意甲联赛解说人,黄健翔也承认解说与自己的意甲情结有关。“从情感上,我承认第一我们转播了多年的意大利甲级联赛,我对意大利的球员比较熟悉,有感情。第二因为儿时的情节我不喜欢澳大利亚队。我放下解说员的位置,离开了这个位置之后,我现在作为你的同事接受采访,电话连线,我确实不喜欢澳大利亚队,我不希望他们在世界杯赛上取得好成绩,因为说难听点,亚洲的所谓世界杯4.5个决赛入场券,现在已经是3.5个了,而且他可能拿韩国、日本、伊朗奈何不得,他们偏偏就奈何得我们,所以我不喜欢他们赢球。”

  此外,澳大利亚的保守风格也是黄健翔力挺意大利的原因:“澳大利亚在下半场多打一个人的时候令我失望,希丁克的勇气和他的决心没有,意大利人少一人的情况下,意大利可以那么打,澳大利亚不应该这么打,所以我也不喜欢他们的踢法。没办法,我是一个人,不是一个机器,不是电脑编写出来的程序,我不可能做到让所有的人都觉得我客观、中立、公平、公正,不能像水平仪一样,能够那样完全的扯平,这是不可能的。”

黄健翔就不理智解说向球迷公开道歉 希望得到谅解


  在北京时间6月27晚21时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豪门盛宴》节目播出间隙,黄健翔通过同事张斌就此不理智解说向广大球迷进行了道歉。以下是张斌宣读的黄健翔从德国传来的道歉信:

  全国的球迷朋友、观众朋友:

  在昨晚世界杯足球赛意大利队同澳大利亚队的比赛的最后几分钟,我的现场解说评论夹带了过多的个人情绪。今早一觉醒来,又重新看了录像带,再次感受到解说中确有失当和偏颇之处,给大家造成了不适和伤害,在此我向观众郑重道歉!

  我对意大利足球相对比较熟悉,内心里比较希望意大利队出线,使后面的比赛更加精彩,但解说中我不恰当地把个人对球队的热爱和自己的岗位角色相混淆了。昨天,我在最后几分钟内的解说不是一个体育评论员应该有的立场,所说的话引起了观众的不满、意见和批评,我再次真诚地表示歉意!

  今后,在工作中我将总结经验,时刻提醒自己把握好自己的岗位角色,处理好情感和理智之间的平衡。我们转播的时候总希望裁判公平公正,作为评论员,我也一定会做到公平公正,做好CCTV体育评论员工作。

  最后祝各位球迷看球愉快!

  黄健翔

  2006年6月27日

 

  黄健翔这家伙又出事了

  在黄健翔最新的一个MSN名字上,写着“他们都疯了”的字样。意大利和澳大利亚那场比赛结束之后,他就再也没有上过线。

  远在另一个赛场的央视工作人员是这么表达某种情绪的:“你知道吗?黄健翔这家伙又出事了!”话音未落,他已经操起电话向后方的央视大本营继续探听起消息来。

  黄健翔这个人,很难在央视内部得到一致公认的,有人为他惋惜,自然也有人幸灾乐祸。

有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黄健翔曾多次在私下流露出对工作状态的某种不满和无奈,在一个国家电视台要想开创出某种个性化的解说,或是解决其他种种个性化的问题和矛盾,似乎是不大可能。

  更何况,作为一个关注度极大的体育公众人物,本身就会招致来自外界的各种议论和评价,比如这次世界杯,他和同是1968年生人的刘建宏在前方的解说就遭到了国内网友们的极大非议;在这次“意大利激情解说”事件出现前,个性突出的黄健翔就已经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一些与黄健翔私交不错的圈内朋友普遍认为:这种巨大的压力多年来压在这么一个性情中人的身上,才是导致他这次彻底发泄出来的根源。

  外国记者“听懂”这段解说

  黄健翔“出事”的那一刻,我和他距离并不远。文字记者席和电视记者席虽然不在一起,但是距离不远,位置相邻。就像中场休息时我跑到电视记者席和为一家美国电台做转播的米卢打招呼,虽然比赛比较无聊,但大家也都嘻嘻哈哈,没有任何异常的征兆。

  我是在比赛结束后几分钟收到了国内朋友传过来的音频重播,此时才发现比赛的胜负、意外、争议、悲喜已经完全不是主流了,主流都是黄健翔,似乎每一个中国人都在热烈探讨“黄健翔”,朋友的MSN名字已经一个个都改成了有关黄健翔的内容,其中一位的点评还要直接:央视的重播收视率将首次超过直播收视率!

  而这个时候,再想找到黄健翔就不大现实了;恐怕满世界的新闻工作者都在找他。

  别说新华社、中新社,连路透社也在第一时间发表了《解说员就爱意大利》的文章,直到第二天都被高高放在“二条”的位置。文章全文“翻译”了黄健翔在那段时间内的激情解说内容,其中就包括“灵魂附体”、“意大利万岁”等敏感字眼,还引用了黄健翔事后的一段解释:“我对意大利球员更为熟悉,我就是不喜欢澳大利亚人……”

  国际传媒的迅速关注令我有些吃惊,不过当我在新闻中心再次收听这段激情解说的时候,不少外国媒体的记者朋友们都笑了,仿佛他们都听懂了这个内容,至少是已经听说了这个“新闻”。

  接下去我不会消失

  黄健翔是自己开着车“周游”德国的。在德国的朋友们都知道,虽然德国的高速公路很快很方便,但对于一个中国人来说,每天在高速公路上长途奔波七八个小时,还不包括认路、开错路、停车等麻烦事情。

  根据分工,中央电视台的前方解说有三位,而黄健翔主要负责德国北部的一些赛场,比如柏林、汉堡、汉诺威、莱比锡等城市,因此他的驻地是在柏林,每天他都要从赛场解说完自己开车返回柏林。

  前天却是他第一次来到凯泽斯劳滕,一个德国最西南面的小镇。由于路途实在太过遥远,他是坐火车前往的。按照计划,他昨天也应该从柏林开车去汉诺威,解说最后一场八分之一淘汰赛:西班牙对法国。

  然而,当昨天终于可以联系上他的时候,他已经承认他不会去汉诺威了,转播计划稍有调整。“不过接下去你们还可以听到我的解说,我肯定。”与此同时,黄健翔已经通过他在北京的领导和同事张斌发表公开道歉信。

  另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前天仅仅是黄健翔一个人参与解说,而刘建宏的身旁,常常会有白岩松陪伴。如果那一刻身旁能有一个嘉宾提醒一下黄健翔,比如张路、比如陶伟,或许事情也就不会发生了。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错误报告]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